□見習記者 鄔林樺 實習生 榮思嘉
  昨天,晨報報道了六安駕校在上海招生併在奉賢田間設立練車場,引起了讀者和主管部門的關註。昨天下午,記者再次造訪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,卻發現辦事處門口的銘牌不見了,練車場里也不見教練和學員的身影,而那名負責招生和學員訓練的沙教練的電話也始終無法接通。
  昨天,安徽六安皖通駕校的工作人員稱,他們並沒有在上海設立辦事處,而且駕校也沒有姓沙的教練。
  與此同時,作為駕校的主管部門,上海市交通執法總隊表示已著手調查此事。
  記者再訪:
  辦事處牌子消失
  昨天下午,記者再次來到位於奉賢區南奉公路的六安皖通駕校上海辦事處。
  辦事處門口前天下午還掛著的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的牌子已不見蹤跡,辦事處內的辦公用品和牆上掛著的照片也不知去處。記者的實習生以學員的身份進去詢問學車報名相關事宜,曾接待過記者的那名男性工作人員矢口否認,稱“這裡不是駕校,找錯了”並表示他剛來,什麼也不知道。
  隨後記者又來到隱藏於木行路農田裡的“練車場”,這裡已車去場空,連掃帚樁也不見了,但是地上的標誌線仍清晰可見。
  附近的農戶表示,前幾天這裡一直有人在練車,最多的時候有10多個人,有三四輛小轎車在空地上訓練。據一名農戶介紹,這塊水泥空地存在有好幾年了,秋收之後附近的農戶在空地另一邊曬稻穀。
  “這些練車的人不是每天都來,我以為是練車人自己找到的場地,沒有聽說這是個駕校的訓練場。”這名農戶說,昨天上午看到報紙報道這裡是一片訓練場,他還感到很詫異。
  六安皖通駕校:
  沒在上海設立辦事處
  那麼,六安皖通駕校究竟是否具備機動車駕駛員的培訓資質,在六安當地又是否有正規備案呢?
  昨天,記者咨詢了六安當地的運管部門,工作人員查詢後回覆稱,六安皖通駕校確實是在運管處登記過的機動車駕駛員培訓機構,並將駕校的聯繫方式給了記者。
  “六安皖通駕校”在上海究竟有沒有辦事處呢?
  “目前還沒有在上海設立辦事處,不過我們接受上海的學員到我們駕校學習。”駕校工作人員說。
  “報名需要什麼手續?學費多少?”記者問。
  “先辦一張六安的暫住證,然後到我們駕校來報名,學費4000元左右。”工作人員說。
  “那平時我可以在上海練車,考試前過來參加集訓嗎?”記者問。
  “不行的,你一定要到我們駕校來練車,我們要安排教練的。”工作人員說。
  記者又問,此前在網上發佈招生廣告、併在訓練場指導練車的沙教練是六安皖通駕校的工作人員嗎?該工作人員查詢後回覆稱,六安皖通駕校並沒有姓沙的教練。對於有人以六安皖通駕校的名義在上海招生培訓的事情,該工作人員表示目前他們並沒有接到學員投訴,要先瞭解具體情況再考慮下一步怎麼做。
  主管部門:
  已報名學員可舉報
  昨天,作為駕校的主管部門,上海市交通執法總隊表示已著手調查此事,但目前還沒有掌握直接證據,包括沙教練是否具有從業資質,這個所謂的“辦事處”和六安皖通駕校之間的關係等都需進一步調查核實。目前,市交通執法總隊已聯合屬地執法中隊加強排查力度,儘快找到沙教練,以調查瞭解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在上海招生的詳細情況。
  市交通執法總隊的陳主任表示,根據交通部發佈的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》的有關細則,像沙教練這樣的培訓教練,很有可能並不具備教練員資質,一旦查證,將被處以2萬-5萬元的罰款。因為沙教練早有準備,在找到他之前,有關方面無法掌握報名的學員信息等資料,因此呼籲已經在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繳費報名的學員,可以撥打12345市民熱線和12319城建熱線,向市交通執法總隊投訴和舉報。
  [記者調查]
  號稱“外地駕校在滬培訓”仍不少
  實際上,除了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,“外地駕校在上海招生,培訓地也都在上海”的小廣告仍不少見。
  在莘莊的一個報刊亭里,記者看到了一則外地駕校的招生廣告,於是撥打了上面的號碼詢問報名和培訓事項。
  接電話的人自稱是上海某駕校的教練,姓陳。“在我這裡報名,可以在顧戴路七莘路那邊的練車場培訓,考試在鎮江,拿的是江蘇發的駕照,全國通用。”與之前的沙教練一樣,一上來陳教練就向記者保證,拿到的駕照絕對是真的。
  隨後,陳教練開始熱情地向記者介紹,學費馬上就要漲了,如果這個月17號之前報名,學費只要8000元,比上海本地考試便宜近2000元,就算之後漲價也還是比上海本地駕校便宜,“而且考試不用等待,報名當月就可以考科目一。我們是包你考過拿到駕照的,全部費用都包括在8000元學費裡面”。
  既然陳教練是上海某駕校的教練,那為何他的學員能到鎮江參加考試?記者將疑問拋給陳教練,但是他顯得很謹慎,只表示讓記者放心,駕照絕對是真的,“你到我這裡報名不就是想早點考試嗎,別的不用管那麼多的”。  (原標題:“六安駕校上海辦事處”一夜間消失)
創作者介紹

Sean Penn

ik34ikexe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